关于图卦的一些记录

在论坛上的回帖,想记录一下

原帖:

【讨论】关于成立特别小组来澄清图卦的造谣

有一支部队,抗战八年几乎未向日军主动进攻过,估计是图卦编辑凭自己的政治倾向猜的。但是1940年他主动偷袭驻黄桥的国军敌后游击第89军,新四军主动偷袭国军,占领黄桥,2个月后,89军反攻黄桥,在这次反攻中,89军伤亡1.1万全军覆没,在2年前的徐州会战中,司令韩德勤被板垣征四郎称为顽强中的顽强,可能只有一个顽强。赶走89军后他们占领了黄桥,2个月前就占领了。几天后日军来犯黄桥,日军表示他们动作没这么快,他们是等国军发动皖南事变后,才进攻黄桥新四军的。他们未放一枪撤守黄桥,日军轻易占领了他们一直未攻下的黄桥,日军表示他们之前没攻过黄桥。这支部队是新四军。

后面各种喷。

回帖:

历史本来就很难还原
两兄弟真家产还难说谁有理呢,更不要说历史了
要是不结合前因后果,整理整条脉络,单从一点查证分析,就更难得到接近真实的史实了

现在国共也不过是互相攻,互相往自己脸上贴金罢了
只是从情感上说,更讨厌共
首先领导是泥腿子出身,后来做事也是匪气十足
其二,邪说立教,让人本能反感。为啥说邪说立教呢:1、出发点只是笼络民心,是为心口不一;2、教条空洞,不切实际,说是蛊惑人心也不为过,创世人最后也自反省(可看陈独秀事迹)。若教条真能贴切实际,推动文明进展,就算心思不纯,也算是枭雄,伟人;3、过河拆桥,得天下后就翻脸,这点做的还不如刘邦呢(这当然是个委屈的地方,毕竟谁也不知道中正若得天下会如何做)回复农业时代的官本社会。当然如果事后顺应潮流,也就没人来责难当初手段了,争夺天下是步步惊险,也没得这么多讲究。

最后,图卦要是不能列出索引,光是空口说,不管是否事实,总是会让人看轻一筹呢

 

————————————————————————————————————————-

另一贴:

明清与春秋时的中国人:两个不同的物种
–中国人的性格历史
文章作者是文史学者  张宏杰先生

原文不贴了,估计网上都有

回帖:

尚武这有点蛋疼
侠义倒是有理
还有就是读书人的礼、义、信,如今无一不能幸免。
孟子是我最ym的几人之一,只是传承这么久,最终还是断了传承。

最ym春秋战国时的百家争鸣,各种学说,探讨王道、天地之心
张横渠的那句“为天地立心”正是读书人的宗旨
虽然罢黜百家,很伤,但是儒家亦是大道,腐烂的是体制,读书人的信念依旧浩然天地
至宋朝抗战仍然体现的淋漓尽致
后来么,咳咳,我先睡会儿

后世感念当朝,相必亦是如上评论宋朝“极力压制武人”之类

所谓宋朝之后就怎么怎么不行,虽然我也有几分认同
但更多的感觉这是在推脱:“都是宋朝之后就不行了,和我们没关系”
信念长存,如何会消失,只是如今的人不愿唤醒他而已
现在的社会是全面否定先贤的社会,是要断自己的根,比外族统治还可恶!
因为他们怕!怕这正气再次充满天地时,这倒行逆施就将灭亡,相信我华夏龙魂终有觉醒的一天

【转】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写的真好

原文:http://www.dahechi.com/archives/moshanghuakai.html

吴越王钱镠的原配夫人戴氏王妃,是横溪郎碧村的一个农家姑娘。戴氏是乡里出了名的贤淑之女,嫁给钱镠之后,跟随钱镠南征北战, 担惊受怕了半辈子,后来成了一国之母。虽是年纪轻轻就离乡背井的,却还是解不开乡土情节,丢不开父母乡亲,年年春天都要回娘家住上一段时间,看望并侍奉双 亲。钱镠也是一个性情中人,最是念这个糟糠结发之妻。戴氏回家住得久了,便要带信给她:或是思念、或是问候,其中也有催促之意。过去临安到郎碧要翻一座 岭,一边是陡峭的山峰,一边是湍急的苕溪溪流。钱镠怕戴氏夫人轿舆不安全,行走也不方便,就专门拨出银子,派人前去铺石修路,路旁边还加设栏杆。后来这座 山岭就改名为”栏杆岭”了。

那一年,戴妃又去了郎碧娘家。钱镠在杭州料理政事,一日走出宫门,却见凤凰山脚,西湖堤岸已是桃红柳绿,万紫千红,想到与戴氏夫人已是多日不见,不免又生出几分思念。回到宫中,便提笔写上一封书信,虽则寥寥数语,但却情真意切,细腻入微,其中有这么一句: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九个字,平实温馨,情愫尤重,让戴妃当即落下两行珠泪。此事传开去,一时成为佳话。清代学者王士祯曾说:”‘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二语艳称千古。”后来还被里人编成山歌,就名《陌上花》,在家乡民间广为传唱。

陌上花开,如果没有了从俗累的生活中走出来,悄然伫立阡陌并为陌上风情所陶醉的人,那么花开也寂寞,风情也苍白。于是,一句“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不知被多少人吟诵了了多少遍。人归缓缓,那花便有灵性,便开得执著,陌上风情也被撩拨得浓郁而热烈。

那 是春天里一幅最美妙的图画:在粉黛佳丽的簇拥下,一位美若天仙、仪态雍容的贵夫人款摆腰肢走在一千多年前的江南临安的阡陌上,其时陌上花团锦簇,杨柳轻 摇,蝶飞蜂舞,三月风情旖旎之至。这时,一骑快马打陌头杨柳的绿阴中飘然而来,驿者翻身下马,气喘吁吁中把一封书信递给夫人。夫人展开一看,不禁满面春 色。原来,吴越王钱镠身在王宫大殿却惦记着远在临安陌上的爱妃,嘱她只管怜花惜柳,消受春色,不必急着回归,“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钱镠,这位在五代 十国的夹缝中占了十二州江山的吴越国王,不提他江山坐得如何,只是这一番对爱妃的体贴,对春色的倾心之情,就足以让后人击掌了,缓缓归,缓缓归。多么柔情 的一句话,游移在古籍史册中,艳称千古。

只是再柔情,再体贴的话,也难以使国家逃脱倾覆的厄运,怜美惜春的柔情敌不了剑戟弓弩的无情。从 此,陌上花开依旧,只是钱镠烟逝,爱妃云去,只有“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这一句话化作一个美丽的故事,游荡在临安的陌上,等待后人的凭吊。终于在吴越 “国除”的百十年后的一个秋天,诗人东坡来到了临安。历史似乎特意安排东坡在秋天踏上临安的陌上,陌上春天花开,秋天亦花开,只是春天的骨子里透的是柔 情,而秋天的骨子里透的却是萧瑟。于是在秋天的陌上花开中,东坡怅对古人,一番凭吊,一首《陌上花》于胸中郁结,一吐为快。“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 人非”,“若为留得堂堂去,且更从教缓缓归”……诗人一唱三叹中,浸染着人事盛衰的感慨。陌上花,就这样开在历史的车辙中,栉风沐雨,浸透艳丽与沧桑,令 人唏嘘不已。

缓缓归,缓缓归,披一袭“三月风情”,再采一束“陌上花”,缓缓归。

缓缓归,我心已是陌上花开。

到底有没有造物主呢?

这不是一篇讨论宗教的文章。

虽说我这个时代,这个国度,统治者都有洗脑的不良癖好,但作为一个有智慧的成熟(其实也就是能接触到一些或多或少本国意外的信息而已。。。),当然不会把所谓的唯物主义当作真理。其实我很怀疑马克思的原本的意思是怎么样的,这么一个能几年如一日的闷头写东西的人(对于曹操所说的任何信息我都保留一定的怀疑,不过对这种小事我也懒得去求证了),如果他写的东西真如曹操所宣传的那样,那这人肯定是个傻子,花那么多时间就是让人取笑,ms历史对马克思也不是全盘否定的态度(同上,没兴趣去求证了,忙得很)

正文

我常常有这样的想法,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对现在的我到底有什么影响呢,好像除了一段记忆以外,真的没有什么其他影响了。也就是说这事有没有真实发生过,好像区别不到。也就是说,如果在某人的记忆力插入一段事,那这事和所谓真实又有多大区别呢;如果在所有人的记忆力插入一段事,那这事和所谓真实又有多大区别呢。这只是我上次准备去做肠镜,回忆上上次做肠镜时的想法,也是我上次做完肠镜第二天的想法。

对人来说,心灵的世界才是最重要的吧,我对西方的一些宗教没啥了解,唯一有所认识的也就是,科学和宗教是完全没有冲突的存在。关于心灵的世界,有点不知道怎么表达了- -! 先扯点最老套的,处于物质世界的高处的人,于心灵世界的位置是无关的,这点无需赘述。人生空虚,心灵世界的构筑却比物质世界有意义的多,当然这是在物质世界的一定基础上。没灵感了,不知道怎么表达,这段先空着,

有时候看到高楼,看到车,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有时候看到动物,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后面没有植物这句,哈哈,只是我的真实想法,为啥没有植物,我也不知道。常常怀疑造物主的存在,不然怎么解释,人和动物这种东西的存在呢。至今也没人能解释意识的本质吧。还有本能,究竟是来自哪里,只是dna吗?经常看到小说里的身体记忆了啥啥的,血液里的先祖的记忆啥的。前者初次看到还觉得好笑,然后就觉得似乎也有道理了;后者,最深的印象来自于n年前某期科幻世界里的一片文章(写了几句发现不是这篇,还是蛮有意思的,权且记下吧。。。大致是说人类在某个星球上发现一种动物的皮毛,很喜欢,造了一种先进的猎杀的自动机器人,行残忍之事,后来地球发生灾难,这处旅游星球就废弃了。在然后文明毁坏大半,幸存人类就搬到这个星球上居住,由于环境原因,不得不改造自己,将那皮毛植入自身。然后n年后有台被埋在地下的猎杀机器人“滴”的一声苏醒了,然后很爽的一幕就开始了——)

言归正传,我是不怎么相信几个细胞发发电,就能形成意识了,而现在也没人能解释,甚至啥是意识都说不清。所以对造物主的存在保留意见。另外一点,我看事情都更愿意从这事情背后的心愿来看,至于这事情的客观结果,却只能影响下情绪而已。即就人来说,精神的世界是比物质世界更加重要的存在。此二者即唯心。另外,处于个人的原因,还是比较愿意相信,这世界万事是客观的联系影响的,只是更倾向于各个事物都是独立的,包括同一个东西在不同时刻的存在,他们至今的联系并不比同一时刻的不同东西之间的联系要更特殊一些,这事我的唯物观。

关于人性本善和人性本恶

wordpress时而可以上,时而不能上,搞的我都懒的登,当然本来也懒得写东西。

只是忽然觉得有些感想还是要记一下。

 

正文

关于这个问题,有很多先哲讨论过,我呢也没读过啥书,只是记下自己的想法。

根据我对着字面的理解,“人性本×”,应该是讨论人的本能。当然我这一时的感想也不是由这句话发出的,只是有了感想后想到这话,发现刚好就是这句话说的问题。

我认为善跟恶是高于本能的一种精神状态,是比较高级的精神领域的东西,暂且把这种精神的东西成为后天意识吧。说人的本性是善是恶其实不怎么恰当。后天意识的来源多半是外来的物和精神上的东西和本能结合,而人的一些观念,总称世界观吧,或者在有些观点里包括了人生观,凡此种种的精神上的东西,暂且把世界观一词做广义的理解吧。所以我的观点是,人的本能是一样的(其实窃以为还是不一样的,嘿嘿,为什么有这种矛盾的说法呢,看下回分解,神秘篇),然后不同的阅历形成了不同的世界观。于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观准则,有些人可能看起来没有原则,其实也是有的,只是不仔细看是看不到的,比如一些伦理啥的,集体意识在他们身上的反应。然后每个人都按自己的原则行事,原则的区别在“善恶”这标尺上反映出来,于是每个人看别人都有善恶之分。

说说我对善恶的理解。从本能的角度来探索善恶的源头:恶来自于生存的本能,是一种自我保护,即一种无意识的“恶”。这点我有切身体会,我经常回忆很小的时候一些情况,心理的想法,状态,发现有些行为在我现在的观点看来确实是恶,不过这不是说我变了, 从某个层面上来说,我觉得从我有意识至今,我都没有变过,只是后天意识不断累积形成的过程,我甚至可以清晰的回忆这个过程。而且我也也坚信自己都会改变,这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有时候会忽然醒悟自己的偏离,然后提醒自己,所幸的事,我总是能提醒自己。“善”的来源则是一种比较靠近后天意识的本能,或者说它是本能已经不太合适了,但我还是不愿把它分到后天意识里。这个来源也是一种自我保护,通过保护”同类“来保护自我。这个应该是深植很多动物本能里的一种东西了,但是比较容易用后天意识的形式来说明这个事,有个流传很广的话“当初他们(纳粹)杀共产党,我没有作声,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后来他们杀犹太人,我没有作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再接下来他们杀天主教徒,我仍然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最后,当他们开始对付我时,已经没有人为我讲话了……”。

这话很明白的说明了这道理,关于本能的来源也是留待下回。

关于道

看了很多有讲到道的小说,当然有好有烂,虽然很多是没啥内涵的纯yy,也不乏精品。顺便结合自己的想法,记下点。

最早对道的理解,就是那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觉得天道如此,就应该效法天道,摒弃有些无用的情感,更像天道靠近才对。可能现在看起来觉的怎么会这么想,但看很多仙侠小说,修仙者什么的,还真的会这么想。过了好些时间,还真的觉得有模有样的。

而后,又发觉,道是万物有各自的道,各行其道,方是天道的真义。人有人道,简单来说,就是都做自己的事,没必要都去效法天。这和前面的天道却不矛盾,天道高高在上,行它的道。于是,就觉得做人就要做一个“典型”的人,方是行了人道,于是对各种“人的道”乐此不彼,生活中的点滴,都让人高兴。对产生的各种情绪,都分外珍惜欣喜,因为之前那些年的想法,发现竟然不容易产生些情绪了!

后来的想法有些转变,主要也是风起紫罗峡前传对我影响不小。求道,不是效法天道,也不是仅仅行人道。效法天道,有点像是道家常说的和光同尘,与天地同寿的意思。这样就有点摒弃自身的意思。仅行人道,却只是蝼蚁,只能作为体验万物之道的途径。既然现实中没有修神通的途径,那就修心。求心灵的圆满如一,亘时不变,不受各种侵蚀。这又让我想到了fate的last episode里梅林对saber说的话,好像是,过了这么长时间,没有变的,只有你。能不受影响,始终坚持本心,是件困难的事,不用说,就人这短短的一辈子,也要接受各种侵蚀。

提到fate,它说的就是,对人而言,有比生命,乃至任何事情更重要的东西,这也近乎魔,近乎道了。

最后的地球战神

寒假前看的这个小说,现在还留了点尾巴没看完,早就想记下点,一直懒了,现在才动笔。

记得一开始看这小说,看个开头,却是看不下去,和我一贯喜欢的小说差太多,我之前比较喜欢偏向正面的,这部的开头虽然也不算什么太重口,但对于我一向看的那些小cj比,确实有点重口了,后来看了亵渎,就发现没有看不来的小说了。

这部小说一开始到还一般,也就是还比较不错的yy文了,不过后来写的神的世界,倒是真的很不错(比如,神,里面说就是众生愿望的化身,于是就有善神,恶神。所以神都是秉承这些愿望的真实、率真、纯真的存在,无半点虚假,就像暴怒之神不可能要求让他有理性,暴政之神不会有仁念,这是受神职和原力影响,虽然神也不愚蠢,有自己的理智,但都会忠于自己的本源——在人看起来就像是没理性的野兽一样- -,事实上也有专司理性的神祇)。第一次看到写神的世界的小说,从神的眼睛看世界,时时会感觉到现实世界的一些高位者,一些政策啥的,感悟良多,这时候才发觉以前上哲学导论的时候,为了写札记交作业看的理想国其实还是不错的。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小说对性的说法,或者说道德的说法。全篇神系以希腊神系为主,也继承了希腊神系中神的很多特点,乱伦必然是其中之一。不过这个小说和其他种马小说不同的是,它是全民种马,整个世界的道德观念里,对性的看法就和我们现实世界不同,于是,同样一件事情,在不同的道德体系下,就会引来完全不同的看法。其他事情也是如此,各种观点,行为,本身不带什么善恶,这些事物的感情属性,都是在当前道德体系下产生的。而道德,也不是就是唯一的,只是特定背景下形成的。比如书中说的,虽然乱伦是贵族的常态,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限制,特别是血统,在贵族中特别重要。而关于这些观念的道德的形成,却是因为社会发展,形成私有财产后,为了保证继承权而产生的,人们要知道,谁是谁的孩子,那会儿没有什么基因检测,自然就只能通过这种伦理道德来的约束来帮助界定血统。另外近亲容易生出低能儿也是一部分原因。

不过,人在世间,必受道德的限制虽然说事物行为本身不带感性属性。但不管什么人,不管多少程度,不管是出于物质需求,还是精神需求,都还是需要一些社会的认同的,不管这种认同是好的,还是坏的(其实好坏本身也带有了评论者自身所受道德观念的影响了)。像小说里的神,却是无须受什么道德的制约,只有强弱之分,强的就有地位,有说话权。不过,除却道德,这个世界就只剩弱肉强食了吗?值得深思。

都已是劳尘之侣,又怎知解脱之门?

终于看完了,若有所失啊
作者难道是想说冥冥之中,都有定数,一只只可怜虫,拼命努力,自以为能挣脱一二,殊不知万事早有前缘注定?
纪若尘这个情种,估计那个周幽王也是他了。。
众多修士,纵然能有宿慧,又有多少人能道心坚定,直指本心呢?还不是牵扯到各种俗尘牵绊中。纵是能直指本心,也难入大道,就如顾清和妙隐。

能略窥大道一二的,怕是也只有仙帝和天妖了
接下来有点希望的也就是顾清和妙隐真人了吧,紫微虽然牛逼,却是被套牢了,或许觉得看透了很多事,却也不比芸芸众生高明到哪里去,看得再多,也自在局中呀

纪若尘却是偏执而近魔了,倒像是风起紫罗峡的魔

另外,尘缘里znm的飞升真是个狗屁,这么个仙界,怎么看怎么像是个封神榜,不如不去!可怜的紫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