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 Uncategorized ’ Category

关于图卦的一些记录

在论坛上的回帖,想记录一下

原帖:

【讨论】关于成立特别小组来澄清图卦的造谣

有一支部队,抗战八年几乎未向日军主动进攻过,估计是图卦编辑凭自己的政治倾向猜的。但是1940年他主动偷袭驻黄桥的国军敌后游击第89军,新四军主动偷袭国军,占领黄桥,2个月后,89军反攻黄桥,在这次反攻中,89军伤亡1.1万全军覆没,在2年前的徐州会战中,司令韩德勤被板垣征四郎称为顽强中的顽强,可能只有一个顽强。赶走89军后他们占领了黄桥,2个月前就占领了。几天后日军来犯黄桥,日军表示他们动作没这么快,他们是等国军发动皖南事变后,才进攻黄桥新四军的。他们未放一枪撤守黄桥,日军轻易占领了他们一直未攻下的黄桥,日军表示他们之前没攻过黄桥。这支部队是新四军。

后面各种喷。

回帖:

历史本来就很难还原
两兄弟真家产还难说谁有理呢,更不要说历史了
要是不结合前因后果,整理整条脉络,单从一点查证分析,就更难得到接近真实的史实了

现在国共也不过是互相攻,互相往自己脸上贴金罢了
只是从情感上说,更讨厌共
首先领导是泥腿子出身,后来做事也是匪气十足
其二,邪说立教,让人本能反感。为啥说邪说立教呢:1、出发点只是笼络民心,是为心口不一;2、教条空洞,不切实际,说是蛊惑人心也不为过,创世人最后也自反省(可看陈独秀事迹)。若教条真能贴切实际,推动文明进展,就算心思不纯,也算是枭雄,伟人;3、过河拆桥,得天下后就翻脸,这点做的还不如刘邦呢(这当然是个委屈的地方,毕竟谁也不知道中正若得天下会如何做)回复农业时代的官本社会。当然如果事后顺应潮流,也就没人来责难当初手段了,争夺天下是步步惊险,也没得这么多讲究。

最后,图卦要是不能列出索引,光是空口说,不管是否事实,总是会让人看轻一筹呢

 

————————————————————————————————————————-

另一贴:

明清与春秋时的中国人:两个不同的物种
–中国人的性格历史
文章作者是文史学者  张宏杰先生

原文不贴了,估计网上都有

回帖:

尚武这有点蛋疼
侠义倒是有理
还有就是读书人的礼、义、信,如今无一不能幸免。
孟子是我最ym的几人之一,只是传承这么久,最终还是断了传承。

最ym春秋战国时的百家争鸣,各种学说,探讨王道、天地之心
张横渠的那句“为天地立心”正是读书人的宗旨
虽然罢黜百家,很伤,但是儒家亦是大道,腐烂的是体制,读书人的信念依旧浩然天地
至宋朝抗战仍然体现的淋漓尽致
后来么,咳咳,我先睡会儿

后世感念当朝,相必亦是如上评论宋朝“极力压制武人”之类

所谓宋朝之后就怎么怎么不行,虽然我也有几分认同
但更多的感觉这是在推脱:“都是宋朝之后就不行了,和我们没关系”
信念长存,如何会消失,只是如今的人不愿唤醒他而已
现在的社会是全面否定先贤的社会,是要断自己的根,比外族统治还可恶!
因为他们怕!怕这正气再次充满天地时,这倒行逆施就将灭亡,相信我华夏龙魂终有觉醒的一天

【转】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写的真好

原文:http://www.dahechi.com/archives/moshanghuakai.html

吴越王钱镠的原配夫人戴氏王妃,是横溪郎碧村的一个农家姑娘。戴氏是乡里出了名的贤淑之女,嫁给钱镠之后,跟随钱镠南征北战, 担惊受怕了半辈子,后来成了一国之母。虽是年纪轻轻就离乡背井的,却还是解不开乡土情节,丢不开父母乡亲,年年春天都要回娘家住上一段时间,看望并侍奉双 亲。钱镠也是一个性情中人,最是念这个糟糠结发之妻。戴氏回家住得久了,便要带信给她:或是思念、或是问候,其中也有催促之意。过去临安到郎碧要翻一座 岭,一边是陡峭的山峰,一边是湍急的苕溪溪流。钱镠怕戴氏夫人轿舆不安全,行走也不方便,就专门拨出银子,派人前去铺石修路,路旁边还加设栏杆。后来这座 山岭就改名为”栏杆岭”了。

那一年,戴妃又去了郎碧娘家。钱镠在杭州料理政事,一日走出宫门,却见凤凰山脚,西湖堤岸已是桃红柳绿,万紫千红,想到与戴氏夫人已是多日不见,不免又生出几分思念。回到宫中,便提笔写上一封书信,虽则寥寥数语,但却情真意切,细腻入微,其中有这么一句: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九个字,平实温馨,情愫尤重,让戴妃当即落下两行珠泪。此事传开去,一时成为佳话。清代学者王士祯曾说:”‘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二语艳称千古。”后来还被里人编成山歌,就名《陌上花》,在家乡民间广为传唱。

陌上花开,如果没有了从俗累的生活中走出来,悄然伫立阡陌并为陌上风情所陶醉的人,那么花开也寂寞,风情也苍白。于是,一句“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不知被多少人吟诵了了多少遍。人归缓缓,那花便有灵性,便开得执著,陌上风情也被撩拨得浓郁而热烈。

那 是春天里一幅最美妙的图画:在粉黛佳丽的簇拥下,一位美若天仙、仪态雍容的贵夫人款摆腰肢走在一千多年前的江南临安的阡陌上,其时陌上花团锦簇,杨柳轻 摇,蝶飞蜂舞,三月风情旖旎之至。这时,一骑快马打陌头杨柳的绿阴中飘然而来,驿者翻身下马,气喘吁吁中把一封书信递给夫人。夫人展开一看,不禁满面春 色。原来,吴越王钱镠身在王宫大殿却惦记着远在临安陌上的爱妃,嘱她只管怜花惜柳,消受春色,不必急着回归,“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钱镠,这位在五代 十国的夹缝中占了十二州江山的吴越国王,不提他江山坐得如何,只是这一番对爱妃的体贴,对春色的倾心之情,就足以让后人击掌了,缓缓归,缓缓归。多么柔情 的一句话,游移在古籍史册中,艳称千古。

只是再柔情,再体贴的话,也难以使国家逃脱倾覆的厄运,怜美惜春的柔情敌不了剑戟弓弩的无情。从 此,陌上花开依旧,只是钱镠烟逝,爱妃云去,只有“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这一句话化作一个美丽的故事,游荡在临安的陌上,等待后人的凭吊。终于在吴越 “国除”的百十年后的一个秋天,诗人东坡来到了临安。历史似乎特意安排东坡在秋天踏上临安的陌上,陌上春天花开,秋天亦花开,只是春天的骨子里透的是柔 情,而秋天的骨子里透的却是萧瑟。于是在秋天的陌上花开中,东坡怅对古人,一番凭吊,一首《陌上花》于胸中郁结,一吐为快。“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 人非”,“若为留得堂堂去,且更从教缓缓归”……诗人一唱三叹中,浸染着人事盛衰的感慨。陌上花,就这样开在历史的车辙中,栉风沐雨,浸透艳丽与沧桑,令 人唏嘘不已。

缓缓归,缓缓归,披一袭“三月风情”,再采一束“陌上花”,缓缓归。

缓缓归,我心已是陌上花开。

魔么

看到天庐风云里说的,魔族无心,描写萝纱的心理,发现自己不也是这样么。。
倒是更像维洛雷姆一点,想玩各种好玩的东西
想到以前一直想着怎么摆脱各种情绪
现在却一直想着怎么体验各种情绪,还老失败,真是搞笑,呵呵
醒来发现原来醒来也不是件令人怎么愉快的事╮(╯▽╰)╭

人是越活越觉得没有是非观,只是随着自己的心意了
只是习惯了的是非观还是主流的是非观而已,只是却“无心”了

魔人

上次写到一半竟然没保存成功

做了个很好玩的梦

……恍然被带到了另一个时间,应该是未来,还是原来的世界,有两个陌生的人自称是我的父母,还一个兄弟
然后我们不是人类,有点像太古的盟约里的兽人(血脉觉醒,吼吼),不过我更喜欢称之为魔人,这样比较酷,嘿嘿
这里有好些魔人,于是也有些邻居,然后一起玩的时候发现我们的牙齿很怪,长满了整个嘴巴,不是一圈,纵横交错。。(这算什么牙么。。真恐怖),而且是往前长的,不是垂直水平面方向长(这个应该是因为我的两颗智齿都这样,才会有这样的联想。。)。然后和一个伙伴拿了点人类的牙膏涂到牙上,好疼!牙松了,好在马上一股暖流流过牙齿(小说看多了。。),马上恢复了,魔人的恢复力真nb(这不是魔王的能力么)

后来我“爹”又让我去接我“弟弟”。(场景切换到一片房屋爆炸倒塌的废墟上)我等了一会儿,一只手伸了出来,然后一个青年爬了出来,和我打了个招呼。(这幕结束)

魔人是有穿越空间(就是瞬移)和时间的能力的,就像我当初被带到未来那样。然后我“爹”说,要把我扔到另外一个时间,让我自己领悟怎么回来,回不来就挂了吧(。。。)还给我留了句话

穿越时间其实就是穿越空间的**和数量。

(其实我最初想记下这个梦就是因为这句话,我怎么就不是搞物理的呢,说不定还能给我些灵感呢,哈哈。要命的东西,关键的地方忘了几个字,现在我还真好奇这个到底是啥)
也就是说其实把时间看做是空间的一种属性比较合适,穿越时间其实就是穿越了空间,没必要把时间弄的那么神秘。穿越空间比较简单,穿越时间是在穿越空间的基础上的。(在梦里还能分析,我真是太nb了,wahah)
搞笑的是,我那“爹”将我扔到另一个时间,给我制造的麻烦就是,给我弄了个假的汽水中奖盖,我变成了骗钱的,然后我也很配合的认为,我要是不能领悟时间,逃回未来,就死定了(真幼稚,这点事情很好搞定么,还不用说我魔人的能力的,我被扔到的时间是人类遭受几近毁灭的灾难前夕,看起来魔人其实是某些普通人类的魔人血脉觉醒后的人。后来我也目睹了那灾难,好像是某种植物造成的灾难[三眼神童的剧情出现了。。。],同时出现的还有另一种动物,比起那植物可差远了,不过也够灭人类一两次了,魔人自然不怕这些东西,只是也没有力量全灭这些东西吧,而且可能他们也不怎么关心人类的死活,这也是为什么在未来很少见到人类)。
(切换场景,我和老板因为住哪的问题吵了起来,老板要我住那边的楼,我却想住我发现的另一个觉醒者的边上,毕竟同类比较有共同语言么。这会儿灾难还没来,已经有觉醒者出现了,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不过能遇到个同类还是听开心的)吵到一半,我那同类突然瞬移到我的边上,然后和我一起瞬移走了,吓了我老板一跳,不过这会儿那什么劳什子灾难也快来了,不用担心什么暴露身份什么了,马上就要乱了,哈哈。穿越空间是件很容易的事,对魔人来说。被人带了几次,我也早学会了,只是虽说穿越时间本质上也是穿越空间,不过这根本不是一回事,一时半会儿也难领悟,我就暂时待着了。

然后,然后梦就醒了,可能是我怕久了忘了前面那个老爹和我说的那句我想记下的话吧。。
这可惜,这么好玩的梦就这么结束了

隔壁放火的小孩

刚才听到楼下好多阿姨说话声,原来是这边打工的阿姨的儿子跑去点着了那边晾着的衣服。然后训斥声,大骂声,劝声。看来那孩子今晚没要难挨了。容我促狭的偷笑一下,仿佛记得小时候也有过这种时候,心慌慌,心慌慌。真怀念,现在倒是感觉生活没味道了= =

issue of growing of complex networks

用英文标题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写。。

这几天在看一篇文章microscopic evolution of social network,08年的
有一个地方一直没看懂,今天好像忽然开窍了(?哈哈),赶紧记下来

99年有篇文章讲了无标度网络的生长模型(不知道中文用什么术语,瞎翻译了),即流行的PA(Preferential Attachment)
说新的顶点,在生成新的边时,选择终点的概率,与该终点的度成正比

现在看的这篇(MESN),就用实际网络的生长数据来验证PA
他用来估计选择终点的概率的公式这样写
p_e(d)= \frac{\sum_t{[e_t=(u,v)\wedge d_{t-1}(v)=d]}}{\sum_t{|{u:d_{t-1}(u)=d}|}}
[]表示计数
当时就想,要表示选择度为d的概率应该要除以总边数才对么,不除也就算了,反正也是表示比例。但是除以度为d的节点数,这个始终不明白。看到后面,忽然反应过来,不除的话,是用来估计这条边选择度为d的节点的概率,再除以节点数,才表示对于一个节点,选它做终点的概率(因为选择度为d的节点作终点这个事件,它包含d种可能的事件——即后者)

hello latex

hello, strong \LaTeX

hello, \LaTeX

hello, \LaTeX